老爱情
日期:2017-12-08 00:00:00  发布人:admin  浏览量:110 打印本文

老爱情

 

 

        邻居家有一对年迈的夫妻,年轻时就一直在云南谋生。所以当他们布满皱纹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老人高高瘦瘦的,面容慈祥,说话也温言细语的,他说:“我们是回来养老,在外忙活大半辈子了。”老人的老伴略胖,五官挤在一起,并不太和谐,她喜欢盘着发髻,戴着耳环与手镯,散步时喜欢穿着睡衣,她的睡衣好几种,其中还有粉色的。

 

 

       因为是邻居,所以老人经常和老伴来我家串门。老伴很爱撒娇,有时当着我们的面就往老人怀里躺,仿佛她还是个十八岁少女,他也笑着嫌弃她略胖的身躯。这样亲昵的动作在老人群体里是少见的。

 

 

       每个清晨,我会在露湿的田里看见老人与他的老伴在一起摘黄花,老伴养了鸭禽,在池塘里圈养着,俩人回来后,老人就“咕咕咕”叫着喂着小鸭子们。在白天,他们或来我家歇凉或去打牌消遣时光。我家的花圃有几棵葡萄树,夏天也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他的老伴很爱吃这略带酸涩的葡萄,老人看见她爬上板凳去采摘葡萄,老人在一旁一边嗔怪一边环手护着她。打牌的时候,老人站在老伴的身后,仿佛在为她加油助威,赢了钱相视而笑,输了钱泰然处之。

 

 

       有一天晚上,老人的手机卡机了,他紧张得来我家找我,我从卧室出来,看见老人和老伴在门外忍受着被蚊虫叮咬的痛苦等着我,我一看,并无大碍,重启就好。第二天,老人又拿着手机来找我,我仔细查看了下,帮助他回复了家人的短信后,我建议删掉一些东西。老人说:“行,行。”我一看,一千多张照片全是他和老伴以及孩子们。我问他能删吗,老人犹豫了会说“删了吧,给我老伴留几张就行。”

 

 

       在每个傍晚,他们都比我家早早吃完,俩人一前一后,或是并排缓缓踱步,看夕阳染红了天。有时,我看见俩人坐在屋前坪地的两把椅子上,一起望着夕阳,一言不发。这画面让我想起了顾城的诗《门前》:

我多么希望   有一个门口

早晨  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窗

门很低  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  在结它的种子

风  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  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我在期许爱情的年纪有幸看见爱情经历了所有的风波之后所归于的平淡,苍老的皱纹、黝黑的双臂以及世事的磨难,最终化为每天和你重复一样的事情,就这样慢慢老去。

 

 

              作者:邹灵芝                                                                   编辑:鲁瑶

核发:admin 点击数:110 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