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叙《小城三月》
日期:2018-10-26 23:05:06  发布人:news  浏览量:120 打印本文

              

补叙《小城三月》

 

 

萧红说,翠姨虽生的不惹人惊艳,却走路窈窕,整个人文文静静。她偷偷苦恋着堂哥新旧思想交替,人物经历有别,翠姨未敢直言告白堂哥,堂哥也无任何回应。最后翠姨或是为逃婚而死,或为不得心上人回应而亡。最后,故事戛然而止了。本文,仅站在堂哥的立场,发表个人内心世界中堂哥对翠姨的应有看法。

 

小城的三月,夹带着冬天的韵脚,悄悄地告诉我,她要来了。一直很期待,悄悄到来她,是怎样一个温情的人物呢,总喜欢以这种悄悄的方式,悄悄的来拜访我冬天高声大呼春天,是沉静中忽然生出的躁动,而她,这样一个羸弱的女子,是躁动下衍生而出的别样风采。

 

想象、期待,辗转反复的,我在思虑着。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怀念本身的意义啊,都是别样无穷的。忽而春天的首韵母,像蒲公英一样随风荡来,人们出门都是用手捉住的。我又在思虑着,这姑娘何时会来到

 

只那春日依旧的一天里,我在荷花池旁,接到杨花传达给我的信息,那一个羸弱的姑娘,她,病逝了。姑娘不满娘家指定的夫婿,她也有心上人了,只是羞于表达,只得以结束生命的方式以示反抗。

 

在这呼兰河的小镇上兜兜转转,我已忘记在哈尔滨的学业,只想着,这春天,何不她早点到来,来到我们城里多住些时日,让那姑娘也像现在的年青姑娘们,三两成双,坐着马车,去选着时下流行的新衣裳。我替这姑娘,选了坟地,就在这荷花池边,把骨灰抛洒。让这一股思念的忧愁,随着落花一道,和水一块漂流。

 

 

 

 

作者:龙香平                编辑:彭晨语

核发:news 点击数:120 收藏本页